首页 >>
吴亦凡退出A.C.E.?
发布时间:2019-08-07 15:54:04 来源:雷火电竞app-雷火电竞下载-雷火电竞网址点击:63

  

  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

  文丨锋芒智库,作者丨沐渔

  4月9日,诞生不足5个月的潮牌A.C.E.又一次引发了大众关注,其上一次出现在大众视野还是由于其上线产品的定价争议问题,这家吴亦凡牵头、小米间接参与、梅格妮们倾囊购买的嘻哈潮牌,即是过去一段时间里明星商人化的一个写照,也是品牌明星化的一个缩影。

  

  此番,吴亦凡退出A.C.E.品牌主体公司的股东行列,新增了小米生态链企业天津米小福以及香港星睿文化,这意味着吴亦凡个人对品牌直接参与的减弱,转而将通过其母亲及表哥间接掌握公司经营,从这次股权变更中,也反应出了当下明星主业与副业之间的利弊权衡问题。

  没能复制小米饥饿营销,A.C.E.止于小众

  早在吴亦凡个人潮牌A.C.E.天猫店铺正式发售时,我们便曾关注过这家潮牌背后的资本构成(推荐阅读:《新晋电商吴亦凡带货珠宝背后:流量的重塑,嘻哈人设的深化》),彼时A.C.E.品牌所属公司为天津星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,除了吴亦凡出资45万,占股45%,担任公司创意总监,另一位股东为幸运如我(北京)珠宝有限公司,出资55万占股55%,幸运如我法人孙小义同时担任星运文化法人。

  

  其中,股东幸运如我(北京)珠宝有限公司虽然2018年才成立,但其定位却是小米生态链企业中的唯一一个珠宝首饰供应商,这次给幸运如我和吴亦凡牵线的也正是小米联合创始人、副总裁刘德。因此,吴亦凡个人潮牌A.C.E.背后站着的正是小米。

  而在吴亦凡个人潮牌A.C.E.过去不足5个月运营里,也可从中窥见小米一贯的饥饿营销打法。2018年12月28日,吴亦凡A.C.E.天猫店铺上线宝贝20分钟后,最便宜的925银合成宝石耳钉(580-780元)销量最高,成交量达两位数,而价格12800元的虎啸吊坠成交量仅为个位数,19800元的龙吟吊坠成交量为零。

  数据没有想象中火爆,但这并不影响后续商品缺货的饥饿打法。上线不久后店铺商品便均显示无货状态,并主动下架了所有宝贝。这令许多没有抢到的梅格妮们失落不已,由于前期的供不应求,在二手平台上,原价2800的项链闲鱼标价3500,二手市场的高溢价令品牌对吴亦凡的带货实力信心倍增。

  

  售罄声明及A.C.E.商品在闲鱼溢价出售

  但随之而来的也有对该品牌的质疑之声,定价是否合理、用料是否讲究、做工是否出众、设计是否专业等讨论时有出现。有网友将之与奢饰品牌GUCCI旗下相似产品进行了一番价格对比,而A.C.E.还要明显高出一筹。

  2019年1月9日,在梅格妮们的期盼之下,A.C.E.品牌第二批产品上线,截至笔者撰稿,该品牌天猫旗舰店中销量最高的为925银合成宝石戒指(980-1080元),月销128件,从评论区来看消费者以女性为主,而定价最高的几款产品暂无人下单。

  目前店铺宝贝均显示有货,而闲鱼上该品牌商品也从溢价变为了折价出售,有着小米背书的A.C.E.这次显然没能成功复制小米饥饿营销的成功,也令该品牌最终只停留在了粉丝圈层的小众领域里。

  明星商人化、品牌明星化,相互借力也可能彼此拖累

  这次吴亦凡从A.C.E.品牌股东行列退出,新增的天津米小福企业管理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、香港星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中,后者的前身为凡世星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,老板正是吴亦凡母亲吴秀芹、表哥吴林,因此这次调整后的公司最终受益人,属于吴亦凡及其家人。

  不同的是,在这次的调整结果中,从法律角度而言吴亦凡本人将不再直接与A.C.E.品牌产生关系,而是通过其母亲与表哥间接参与其中。这对A.C.E.这一明星光环下的潮牌而言,是否会对梅格妮们的购买意愿造成影响呢?一位资深梅格妮向笔者表示:“正准备入手戒指,东西好看就无所谓了。”

  明星充分发挥自身的带货优势,发展副业收割人气红利十分常见,餐饮、潮牌、美容等行业都在过去几年间不约而同迎来了一股明星潮。

  荧屏前是演员、歌手、主持人,荧屏后是商人、老板,明星商人化与品牌明星化成为了他们的共同选择,但明星拓展副业往往不仅仅是为了单纯的挣钱,在副业与主业之间达成共荣共生才是他们的最优选,那么副业能为主业产生怎样的增益呢?

  

  其一,全方位经营个人形象。对于艺人而言,荧屏形象构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尝到《中国有嘻哈》为个人形象带来增益的吴亦凡继续深化嘻哈老炮人设,A.C.E.品牌充满嘻哈风格的产品设计,有助于为其收割更多来自嘻哈的认可,在一众关于流量明星无实力的论调前站稳脚跟。

  但A.C.E.诞生至今,只停留在了粉丝群体的自嗨之中,没有良好的市场表现,没能成功出圈,还因定价、质量、设计等问题饱受争议,不断消耗吴亦凡的个人品牌。无论是资本层面还是运营层面,吴亦凡的退出对A.C.E.品牌都不会造成很大影响,但这一变动却很可能会关系到吴亦凡对自身形象的经营问题。

  

  陈赫LAUGH LOUDLY品牌logo及薛之谦Dangerous People品牌释义

  与吴亦凡境况相似的明星品牌还有许多,如陈赫2014年创立LAUGH LOUDLY,logo为一个大大的“贱”,与其在《爱情公寓》《奔跑吧》中的经典荧屏形象十分贴合。而薛之谦2015年创立的Dangerous People(简称DSP),与其“大家好,我是薛之谦,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”的一贯介绍及其个人形象塑造相互呼应。

  

  其二,曲线救国谋出路。当遇到一时难以翻越的大山时,另辟它径成为了不少艺人处理事业难题的选择,如为了复出铺垫已久的范冰冰,被爆开设美容院,便曾引发舆情热议,而随后虽得以证实并非范冰冰本人,但仍旧被网友们视为其复出前的试水。

  而真正做到另辟它径的要数陈冠希,其2002年陷入毒品包裹风波,并在随后的生活中各色负面争议接连不断,但其在2003年创立的潮牌Clot却表现抢眼,并走上了国际化的道路。

  正如吴亦凡的个人潮牌A.C.E.一般,艺人的副业可以为主业锦上添花,也可能加速艺人形象的滑坡。明星往往因副业陷入口碑窘境:黄磊、孟非的黄粱一孟火锅店被指菜品定价高昂;杜海涛的海吃海喝自助餐厅陷食品卫生问题;李晨、潘玮柏潮牌MLGB商标涉嫌低俗;赵薇因乐福餐厅遭欠款纠纷……

  明星商人化与品牌明星化,二者在相互借力的同时也可能彼此连累,造成更加难以挽回的结果,谨慎经营才是长久之道。

  更多精彩内容,关注钛媒体微信号(ID:taimeiti),或者下载钛媒体App